专访苏醒:我人品本来就这样,也没什么人设

 

七年前,苏醒在《分裂》里写下“首先/你只是有点人气/你的歌还不够红所以你别神气/你想法千奇百怪 这样能卖才怪”。那时他选秀出道三年,嘻哈歌曲并没有像现在那么有市场。

 

 

七年后的夏天,他站在中国最瞩目的舞台上作为大魔王去踢馆,唱了一首《北京CITY》,歌词里有一句“我开始好好学习/重要的聚会从不缺席/安分的做个小艺人从不越级/每天醒来我都幻想拥有命运青睐”。

 

 

在踢馆之后,苏醒发了一条长微博,期间不乏自黑的语句。

 

 

刚刚过去的一年里,他在综艺节目里越来越多的出现,自黑或者被人黑,然后笑笑不说话。

 

 

橘子娱乐和苏醒的对话,也是在六环的一个摄影棚里,赶在节目录制间隙,我们跟他聊了一些细碎的话题。关于旅行,关于睡眠、关于故乡,关于“红”……

 

 

关于【旅行】

苏醒的置顶微博,是带着父母去旅行的长图文,他分享了很多跟父母一起旅行的感受。

 

 

在微博里,他说三十岁之前环游世界是他二十出头的愿望,那时他刚入行,满心想的就是赶紧赚到钱,去实现环游世界的愿望。

“当时是有这个想法,没钱嘛,现在钱也是不太够,但是也没时间了,所以还得努力,转眼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苏醒说。

带着父母去旅行,二十岁到三十岁,愿望也从带着喜欢的人去环游世界变成了带着爸妈去环游世界。“我觉得可以去到欧洲,去到南美,然后再去到北美,就觉得挺开心的了。”说起以后的旅行计划,苏醒反而随遇而安了。

这些年他也算到过许多地方,歌手的工作属性和演员不同,歌手不需要进组,如果一个月外出20多天,那肯定是在空中飞来飞去。带着爸妈去旅行的时候也是坐飞机,爸爸喜欢盯着飞行里程地图看,“后来我一问,好像我们的父辈都喜欢干这个事情,也不知道看什么。”

 

 

关于【故乡】

旅行,不是苏醒第一次离开故乡。出国留学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远行,从北半球到南半球,足足飞了十二个小时。

那时的苏醒少年不知愁,认为男孩子就应当早点出去闯荡,在国内待着又上不了清华或者北大。“我觉得不出国有点可惜。”飞机远离地面的时候苏醒还沉浸在第一次坐长途飞机的开心里。

 

 

在留学的时候,苏醒怀念家乡的小吃,凉皮、肉夹馍、羊肉泡馍、肉丸胡辣汤……“我现在都很怀念”苏醒说。不过他最惦记的还是妈妈亲手做的油泼面,他的经纪人,宣传,助手……整个团队都吃过,赞誉有加。

入行之后,依旧是远离故乡,妈妈有时候会趁着来看他的时候带一些家乡菜给他解馋。他也惯性的跑去西安之外的城市点一些家乡菜,有些好吃有些不好吃,终究是一方水土一方人。

 

 

关于【红不红】

苏醒最近看了那个叫《狼少年》的韩国电影,“简直了,那么幼稚的一个偶像爱情电影,居然给我看感动了,我需要反省自己。”《狼少年》打动苏醒的是电影部剧情里展现的那种跨越时间、陪伴一生、珍爱的感觉。谈起自己流泪的经历,苏醒有点儿抗拒。

“所以你很害怕展示内心柔软的一面吗?”我问。

“错,我是个饶舌歌手,我无所畏惧”

“在旁人问你是否在意红不红的时候,你困扰吗?”

“我觉得是他们挺困扰的吧,问得出来就是其实还没活明白。”苏醒说自己都出道10年了,红与不红对他而言已经变成了“最不重要的问题了”。如果有人问他介不介意什么火不火,那只能是说明提问者是没有跟他处在同样的阶段,这个对我来说是最不重要的问题了。

在他看来,自己现在有一个很好的工作,可以照顾到自己的生活,所处的阶段是刚刚好。

“如果我太火的话,现在你采访不到我了,如果我不火的话你也采访不了我了,明白吗?刚刚好,一切刚刚好。”写出来的东西能够被认可,减肥的小目标能够达成,能够和朋友开心的相处,这就是他成就感的来源。

 

 

关于【足球】

2018年,苏醒在社交平台上写说自己的新年愿望是希望去俄罗斯看梅西拿到世界杯。

 

 

众所周知,苏醒的职业是球迷,兼职才是歌手。对他来说,看球才是第一位的。甚至还有因为看球情绪管理失败的时候,2014年的夏天巴西阿根廷最后输给德国的那一场比赛,加时赛时被德国进了一个制胜球,他当时就用遥控器砸向了电视机,屏幕直接就碎了,电视也报废了。

“球迷可能都会懂的,喜欢足球就是希望自己喜欢的球队能够赢,就像如果你有喜欢的歌手但是他唱歌破音的话,你是不是也会感觉不太舒服。”

夜里两三点看球,遇上时间有异常的,他就会提前告诉经纪人把工作排开,为球赛让路。

 

 

“我是不是一个特别不专业的艺人?”苏醒问。

他是不是不专业的观众自有评判,但刚过去的2017年苏醒真的出现在越来越多的节目当中,前一段时间,他参加了张蓝心的一档综艺节目《催眠大师》,谈及当时的状态苏醒却说自己没有特别的沉入到催眠状态中,但是却能感受到一些潜意识。

 

 

“会不会是你防备心太重了,不想让人知道?”我问。

“我内心没什么隐秘的,人品本来就这样了,也没什么人设,早已坍塌了,所以没什么不好去告诉别人的,还好,没干过什么坏事儿,所以没什么心虚,怕别人知道什么事情什么的。”

那一期《催眠大师》的主题是失落,面对好朋友,苏醒甚至还聊起了那段被雪藏的经历。

 

 

“年轻时时常表达志比天高地全面出击,也不见得一定能如意……现如今做计划慢慢减少,缩小领域,集中精力,也许可能大概说不好说不准会牛逼”在最新的一条微博里苏醒这样写。

他不再是二十岁时意气风发喊着要征服世界的少年模样了,但却懂得了“知道自己要什么,擅长做什么,就可以。”

新的一年,也希望苏醒能开心顺利吧。

    七年前,苏醒在《分裂》里写下“首先
    有媒体称PG One歌曲被网友举报教唆青少年
    美国总统特朗普海外网1月4日电 2016年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