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眼睛失明 妻子用一根竹竿串起两人的爱情

时间:2018-10-14 10:59:39 来源:

导语:爱情的距离有多长?重庆这对老人的爱从相隔100公里到今天的1.5米,走了48年。1969年,亲戚说媒,他们初次相识,此后两年的约会就是跨越100多公里的书信;1982年,大女儿已经10岁,他们终于到了同一个县城工作,但一个在县里一个在村里相距20多公里,此后16年靠的是每周4毛钱一张的车票;2017年,他双眼彻底失去视力,她便用一根1米多的竹竿每日牵着他。48年,无论距离远近,他们用朴素的爱相守。

记者手记:从青涩的爱恋到子孙绕膝的相守,从车马邮件都慢的从前到竹竿牵起你我的今天,48年,他们之间几乎不曾言爱,但却无时不在相爱。七夕,我们来聊聊爱情最好的样子。

100多公里和8分钱的邮票

他叫唐益丰,今年76岁。

当年在四川省屏山县的供销社任职的时候,他不抽烟、不喝酒,也不玩牌赌钱,就是脾气有点冲。

她是黄述芬,今年73岁。

当年从四川省宜宾卫校毕业后,她被分配到富顺县新兴乡石夹口医院,因为人长得漂亮、性格随和、工作好,乡里不少人追求。

1969年的春天,因亲戚说媒,他们俩相识了。她走进院子的时候穿了一身素净的衣服,扎个小辫。

他卷着裤腿正在搬东西,当时只觉得这个姑娘一脸笑容甚是好看。

相亲的第一面,用他们俩的话来说,算是一见钟情。于是俩人便开始了浪漫的恋爱,与其说浪漫,不如说是艰苦。

一个在屏山、一个在富顺,两地相隔100多公里。

不能时时相见,两个年轻人便用最传统的书信传达彼此的思念和爱恋。“其实也没写什么,就是些工作上的琐事,还有自己近来的心情。”几次搬家,当年的信件都已遗落各处,对于信件的内容,唐益丰也说记不清了。

可是,他却唯独记得那封信,再普通不过的信里暗暗表达了自己从未说出口的最肉麻的情话。那是一封日常信件,他照常给黄述芬讲述着供销社近来的情况,最近自己和同事的相处,还不忘叮嘱她,夏日炎炎,出门给村民看病时,小心莫要中暑。文末,在署名前,他写了一行“我爱你,也想你。”

用唐益丰的话来说,那是他第一次像现在的年轻人般说了句“肉麻”的情话,也是仅有的一次。这封信的内容,黄述芬当然也记得,但她记得更多的是,每次他会在信里叮嘱自己忙就别急着回,可唐益丰自己却坚持至少每月寄来一封。

没有约会、甚少见面的恋爱谈了两年,信也写了两年。

20多公里和4毛钱的车票

1971年,没有仪式,没有山盟海誓,没有宴席,甚至没买件新衣裳,“当时只把铺盖搬了过去。”就这样俩人组建起了家庭。第二年,大女儿出生,生活除了书信,更多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家在富顺,唐益丰想把工作调回来,离家近些,直到女儿10岁,他才从屏山供销社调任到富顺供销社,那时候,小儿子也快满8岁。

工作终于都聚在富顺县,但其实也不算真正意义上结束两地分居。因为结婚生子,在1972年时,黄述芬便被下放到高河村当起了村医,可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个赤脚医生。村里张家生娃会喊她,李家婆婆头疼脑热不舒服也找她,甚至刘家猪牛羊生病了都找她来帮忙,一来二去,为方便工作,她只能住在村里。

一个在高河村,一个在县城里,两地相隔20多公里。

他只能每周带着儿女买一张4毛钱的车票去村里看她,风雨无阻。

每日在供销社上班,隔着一条街就是一家鞋铺。偶然间路过,唐益丰看到一个姑娘扎着小辫,身着蓝色外套,就跟当年与她初见时的场景一样,只不过眼前的这个姑娘脚上一双亮眼的皮鞋格外引人注目,他便想起了她,她穿上一双这样的鞋子定会更好看。

进店不知该如何挑选,只一味问售货员:“哪双皮鞋好看?”店里皮鞋种类不多,唐益丰左挑右选看了足足十多分钟,最终选了售货员推荐的一款,原因是售货员也是女性,眼光应该比他好。

1974年,他一个月工资只有42元,那双鞋要50元,兜里钱不够,他让售货员打包好,一路小跑回家去取钱。那个周末,唐益丰兴冲冲地带着这双鞋坐了半小时车,又走了半小时的乡间小路,终于把鞋子递给了她。

第二天就穿上皮鞋的黄述芬走路都小心翼翼。无奈天公不作美,下起的小雨还是溅到了鞋上。谁料,这假冒的皮鞋沾水变皱了他们才知上当了,除了心疼那一个多月的工资外,他送她的这唯一一件“假”礼物也成了如今俩人闲谈时的趣闻。

1.5米和捡来的竹竿

女儿26岁时,黄述芬才从农村调回县城。他和她,走过了28年的异地时光。用女儿的话来形容,他们俩一直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

儿女都长大了,工作定在重庆。于是,90年代末,退休的老两口跟随孩子们来重庆定居。刚开始两个人过了一段悠哉的安闲时光,两年后唐益丰却检查出有糖尿病,伴随而来的并发症让他皮肤上开始长疹子,脾气也变得暴躁起来,有时候因为一些小事都会责骂儿女,但是每每转头和她说话总是和颜悦色,甚至黄述芬发火说他几句,他也总是乐呵呵的,从不还口。

他说,那是因为她对自己好,所以自己不能欺负她。

他自患了皮肤病后,黄述芬跑遍各处为他挖中草药,给他熬水擦洗。长了疹子,经常会奇痒无比,忍不住抓挠,她开始用新鲜的芦荟汁给他擦拭,几次下来,黄述芬发现有所改善,于是便在家里阳台上种了十几盆芦荟。

糖尿病的并发症除了皮肤病外,还有视力的下降。几年时间,他的视力急剧下降,直到去年10月,他的双眼彻底失明,再也无法散步、看报,甚至无法照料自己最基本的生活琐事。

黄述芬便成了他的眼,牵着他晨间去散步,午间给他拿收音机,傍晚再去遛弯儿。小区路窄,一来二去牵着走路要么会挡着后面的来车,要么就会撞到旁边的路人,她便从路边捡了一根竹竿牵着他出门。

一个在前头,一个在后头,两端相隔1.5米。

这样一来,这一前一后的爱情故事成了小区一道风景,羡煞了很多年轻人,而老邻居们知道,老两口感情很好,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俩身上不足为奇。

1.5米的距离,黄述芬照顾他更仔细了,“要转弯了。”“走一步有台阶哟。”“莫放开手哦。”“竿竿拿给我,要进电梯了。”一路上,除了家长里短的聊天,她就像叮嘱小孩一样碎碎念着。而唐益丰,每每这时,就跟在后头点着头应一声。

眼睛看不到了,唐益丰的出行受了限,于是也变得不愿意动弹,反倒是黄述芬越来越勤快,早上一次散步,下午天不热也要出去一趟,傍晚时候也要带唐益丰去转两圈,因为她担心天天躺在床上,老头子的身体就不灵活了。

走在小区的树荫下,竹竿后头的他说离不开她,竹竿前头的她却反问:“哪个又能离得开呢?”此时,爱情的距离只有1.5米。

日色从慢到快,爱情由远及近,走过48年,一根竹竿串起的爱情,未完待续……

    彩云湖小学天桥记者 李童彤 通讯员 丁妮
    导语:爱情的距离有多长?重庆这对老人的爱从
    原标题:谁在占领印度手机市场 日媒:除了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