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春天,让我们一起登拜富士山吧!

时间:2019-02-28 16:00:54 来源:
每年6月至8月,估计有40万人攀登富士山。摄影:DAVID GUTTENFELDER,国家地理撰文:GULNAZ KHAN每年夏天,成千上万人汇聚于富士山的山坡,向上攀爬,欲与天公试比高。数千年的火山喷发带来了形状对称的富士山,远远望去,我们惊叹于它的优美,却忘却了大自然的力量。走至近前,我们会发现,这里是火山灰组成的焦土。每一个脚步都在提醒我们,那静默如初的美丽下,蕴藏着一种毁灭性的力量;虽然技术在进步,但人类将永远受制于大自然的力量。经历了数百万年的风刀霜剑,海拔3775米的富士山成为日本最高的山,那标志性的火山锥是三次大规模火山喷发的结果。纵观世界各地的文化历史,山都具有一种神圣感:奥林匹斯山、冈仁波齐山、西奈山、波波卡特佩特山、阿拉法特山。古时候,富士山被认为是神灵的居所;今天,富士山俨然国家的象征。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曾说过,“富士山不仅仅是自然的杰作,纵观日本历史,富士山也是所有日本人的精神家园和勇气的源泉。”想要弄清楚富士山的文化意义的深度和广度,几乎是不可能的。在诗人和艺术家笔下,富士山被尊为完美的终极理想,是神灵的居所;人们对富士山心怀敬畏,因为这里是亡者的所在地;精益求精的人也把富士山视为一道历练。富士山的形象总会出现在宣传中,并且一再重复。一切信仰皆诞生于此。“你的身边全是人,”Guttenfelder说:“你完全看不到山,目之所及只有前面的鞋子……我对从远处拍照没兴趣,吸引我的是加入人群,拍摄那些人,以及亲身经历这一切。”摄影:DAVID GUTTENFELDER,国家地理时光荏苒,数百年间,富士山留下了无数故事;今日的富士山,承载着过往的点滴,也是现代日本的缩影。隐居在山里的人历史上的富士山是一个让人敬而远之的地方。据说,富士山是神灵的居所,这些神灵掌握着控制水火等元素的力量。最早在富士山周围举行的仪式主要是安抚具有破坏性的火神,防止发生自然灾害。春秋两季还会举行季节性仪式,希冀山顶上源源不断地流出生命之水。6世纪前,日本人在安全距离之外,远远地遥拜富士山。当时,人们认为富士山非常神圣,凡人不可以攀登,但随着佛教传入日本,人与自然空间的关系发成了彻底的变化。山被提升为进行冥想、寻求独处和修行的理想空间。渐渐的,宗教仪式转向注重自我修养,登山成为一种崇拜形式。一名徒步者在登顶途中穿过一片被烧焦的火山灰。摄影:DAVID GUTTENFELDER,国家地理富士山的山坡上云雾缭绕,攀登者显得朦朦胧胧。摄影:DAVID GUTTENFELDER,国家地理8世纪,出现了一种新的“山岳信仰”,融合了佛教、道教和神道教的元素,将朝圣作为精进之路加以鼓励。信徒相信,一个人可以在登山的过程中,跨越神圣与世俗的界限,并带着圣物返回下界。根据12世纪《诸山缘起》的说法,“山上的圣地是神灵和仙人的住处。那些踏入这片土地、穿越这些河流的人,一定要意识到,山上的每一滴水、每一棵树都是长生不老药,即使他们会受过去种种恶行之苦。”身体劳累是一种赎罪的形式,登顶的过程比登顶那一刻更重要。修验道是以基于早期山岳崇拜的信仰之一,其信徒被称为“山伏”,即“隐居在山里的人”。通过攀登,他们认为自己会获得避开恶灵的神力。历史学家Allan Grapard在《宗教史》中写道:“据说,在山顶感受到的狂喜可以消除所有痛苦和不安,并意识到万物的另一种秩序,朝圣者可以带着它回归日常生活。众所周知,人们对从圣地归来的朝圣者心怀敬畏:普通人向他们致敬,献上供奉,甚至想触碰他们。”同样的,16世纪的富士讲宗教深受修验道和佛教的影响。其信徒认为,山有灵魂,是活的,并且重视集体朝圣。富士讲的创始人长谷川角行解释说:“这座山诞生于开天辟地之时,它是阴阳之源。”长谷川角行称,通过一系列的仪式,他将与山融为一体。登山者没有被恶劣的天气吓倒,继续向上攀登,其他人则开始下山。摄影:DAVID GUTTENFELDER,国家地理但在明治时代(1868年—1912年),为了让整个国家归于神道教,修验道和佛教被废止,日本的山岳崇拜遭到了重大打击。富士山上的很多神社和寺庙都被洗劫一空,一段珍贵的历史就此被抹去。1945年二战后,日本终于确立了宗教自由,虽然今天仍有修验道和富士讲的信徒,但它们的影响再也没能恢复。从神圣到世俗每年6月至8月,超过40万人艰难地爬上富士山,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大口喘息。大地消失在云层之下,阳光为富士山顶镶上了一道淡淡的金光,山腰上笼罩着虔诚的寂静。日语中有专门的词形容富士山日出:御来光。清晨时分,人们开始向着富士山山顶进发。“回过头,你会看到”成千上万的人在弯弯曲曲的道路上迂回前行,他们都带着头灯。看上去就像在朝圣,每个人仿佛都提着一盏灯笼。”Guttenfelder说道。摄影:DAVID GUTTENFELDER,国家地理今天,很多人攀登富士山不是为了朝拜,而是为了娱乐,但依然充满了神圣感。2018年,摄影师David Guttenfelder也登上了富士山,他解释说:“在历史上,这里曾是心灵朝圣之地,但在今天的日本社会,富士山本身依然处于这种地位。天朗气清时,在东京任何地方都能看到富士山,它仿佛笼罩在整个城市上空似的。无论是精神上还是历史上,富士山都有着重要意义。”富士山的现代形象与过去的山中苦行僧们所遭遇的相去甚远,但它仍旧是现代日本无可争辩的折射。登山并非个人的壮举,而是具备了分享的价值,成为了具有归属感的仪式。山路两侧,不时会出现神道教的神社和佛教的寺庙,让人心怀敬意,鸟居则标志着神圣与世俗之间的分界线。吉田线上,一名攀登者裹着保温毯。摄影:DAVID GUTTENFELDER,国家地理或许我们可以这样认为:今天攀登富士山是一种历史朝圣:在向着未来不断前行的社会中,尊重和保护共同的遗产。“我有一种文化观念:登山意味着痛苦、艰难、孤独,是一段个人经历,登上山顶的那一刻,可以获得成就感和自省,而这与日本人如何看待攀登富士山毫无关系。”Guttenfelder说道:“独自做某事,尤其是在一个有限的空间里,你必须与他人分享,这似乎有点无畏的感觉。所以他们齐心协力,互相照顾。”在富士山上欣赏日出依旧是备受推崇的传统。摄影:DAVID GUTTENFELDER,国家地理Guttenfelder回想起自己第一次登顶富士山时的情形。“太阳升起时,成千上万人高举双手,像日本人那样,向初升的太阳欢呼‘万岁!’‘万岁!’‘万岁!’,非常感人。”摄影:DAVID GUTTENFELDER, AP IMAGES/NAT GEO IMAGE COLLECTION通常,游客在第一天上午出发,徒步6到8个小时,在傍晚时到达旅馆。“你的身边是全然的陌生人,所有人挤在一起睡觉,”Guttenfelder说:“凌晨1天,你被他们叫醒……最后冲刺登顶的那一刻,非常美好。”Guttenfelder回想起2013年第一次攀登富士山的情景。几百人坐在一起,举起双手,齐声欢呼,迎接初升的太阳。“火山之巅发出回声,人们变得非常激动,我也不例外。”富士山最后一次大规模喷发是在1707年,但地质学家认为它是一座活火山,政府仍在起草灾难应对计划。再次喷发可能会带走数百万人的生命,并永远改变富士山的风景——它为无数艺术作品带来了灵感。我们尚不清楚富士山的未来会怎样,但历史证明,在日本文化中,富士山的馈赠是流动的,不可磨灭。富士山一直在重生,火山灰中蕴藏着无数财富。山脚下,几代人起起落落;但与人类的死亡相比,富士山是那么卓尔不群:永恒、无所不在、无穷无尽。(译者:Sky4)

    Honnold讲述了如何完成攀岩史上最伟大的
    南涪路改扩建工程正在抓紧施工。通讯员
    100余个桃花品种、25个品种的荷兰郁金香
'); })();